田子与父亲的恋情

父亲我一生的爱恋-散文

父亲我一生的爱恋-散文 从我记忆起,爸爸一年中只回来两次,暑假和春节,听妈妈说,路费太贵,父亲舍不得.父亲一回来,给我们带来最多的是一些饼干和一大把中华铅笔,这倒是可以令我们在同伙...

瑞文网